把着新年的龙头,只有手在气温中
麻木不仁,“去吃萨利亚。”可以
作为独轮车前进之力,红绿灯珠
闪烁着让路。从生活中剽窃几朵火苗,
安插于此夜平安的壁炉中。暮色正
在窗口垂钓。我们飞快地、反复地
锻造一棵松树,并为顶部设计
一枚金光闪闪的五角星。应当烘烤

一只火鸡,熄灭我们五日的欢愉。
钓鱼也需要打窝,尤其是在湖面
结冰的冬季,招引一些不至于
使我们分崩离析的隐喻。他们总算
在这里相爱,而后下起了暴雨。
没什么比张灯结彩的戏台更重要,
一桌麻将冷落在残羹剩菜中,直至
很多年后的今天,大家都还记得

那条泥泞的道路上,从未有过
我们熟识的面孔。纷至沓来的春天
事务繁忙,难以扯下墙壁上的旧年历。
他们驱车回家去时,油箱已空荡荡。
人们再度相见时脸上的喜悦,就足以
证明:为了时刻保持警惕。神说:
“要有光。”而人们相见时,都是捻暗的
熊熊烈火。事就这样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