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色新大陆的黑色旧,夏的夜竟也
翻新篇。身子难反曲,心儿好乘凉。
爱的地图千万层细数,没有哪层
记得我们的房子。可有沿海南路
好景误入歧途?板鞋难踩,球鞋易脏。
顾不了太多,等不急公转自转许久,
赶在日出前更快,这次东海岸的
探照灯就要张补家乡。(我满身晦气
的价值也赶不上。)拥堵召开一片
新天地,韵脚换行原谅了聋哑盲。
谁幸存?谁探路?谁给好女孩偷瓶酒?
别把汽笛当合唱——我想我早就难以言语,
更何谈、又何妨,那些饥饿与滥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