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念佛经的人是谁?所有的墙
都在问这样的问题,山间常难有
回答。照顾话头与车尾,应当
适时同样地沉默。石板裂动
是由于此处多水多丘陵,东南长望
而不得,浮土是松软暗停之兆。
提来多云雨,梦访一棵巨木下
难有的完卵。累累紧挨的黄酒
饮醉彼此稚嫩的心。离心之门中
对坐、交媾,溪松映照的江东
正以极速起雾,互驳它们铃声般
不可语的熟果。定会有一场密谋
在阁楼上,殷实抱拢你的薄衣物:
田野间的厮咬生长了
茶树,高低龙虎二山
水磨般缓动着,杂木
丛生的巷道行至窒息
一切都从脊背与脖颈的迟袭中
诞生了。三头恶犬看护的碎瓦
精密,不过是互不相识的反复证道……